足球彩票论坛彩客网|四川彩票论坛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 > 文化 >

葉家坤:夢梅

2020-01-22 09:14:57 三都澳僑報

昨夜燈下閑讀《菜根譚》,一句“撫老檜寒梅而勁節挺立,侶沙鷗麋鹿而機心頓忘”,讓我咀嚼許久,舌根生香。

夜里有夢,居然夢見兒時甚是喜愛的“歲寒三友”年畫,一叢紅梅凌寒綻放,香氣撲鼻。

清晨起而推窗,有暗香襲來,應是三峰寺的梅花盛開了。

在閩東山城壽寧生活四十多個年頭,看慣了水綠山青、桃紅李白,但梅花并不多見。小時候住在鄉下山村,沒見過梅花,讀古詩“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,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”時,曾經找過無數院落的墻角,就是未見著這有著暗香的花兒。上小學二年級那年春節,父親帶我到鎮上看了電影《梅花巾》,那是我第一次在電影里看到梅花。記得電影院前的廣場很擁擠,父親緊緊拽著我的手怕我走失,但在電影海報前還是抱起我看了會兒,指著畫面上一朵紅艷的花朵說是梅花。我于是一直留心等待電影里那朵梅花的出現。電影講述了解放前一個蘇州評彈藝人家庭因受惡霸迫害妻離子散,一家四口分別時將一方繡著梅花的手巾裁成四塊,每人保藏一塊,相約今后憑梅花巾相認。歷經劫難終相聚時,已是物是人非,無言淚流。同是苦寒人,心意自相通。電影院里一片哭泣聲,一向堅強的父親也是淚流滿面。梅花,傲霜耐雪貧寒人家的象征,那一刻就在我腦海里烙下深刻印記。夜里夢見梅花巾,梅花上滿是淚滴。

上了中學以后,我依然沒有看到過梅花,但是讀到了更多關于梅花的詩詞,漸漸讀出了梅花蘊含的品質韻味,也讀懂了文人墨客對于梅花的獨愛。林逋的《山園小梅》和王冕的《墨梅》詩意如畫、記憶深刻,尤其是陸游的《卜算子·詠梅》,以梅花自況,清新雋永,是詠梅詞中的千古絕唱,吟詠不忘。據說陸游在初仕寧德時,常到南漈山賞梅。他在險惡仕途中始終保持高潔人格,儼然就是傲然不屈的寒梅化身。那時,就很想去南漈山看看“一任群芳妒”的梅花,是如何“只有香如故”。

后來,到離家數百里外的燕城讀書,我才看到了梅花的真身。那年冬天,恰逢一場大雪,在這南方小城的公園里,湖濱小路上鋪滿厚厚的雪花,路旁一株盛開的梅花成了潔白世界里的貴主,紅艷欲滴,超凡脫俗。聞著清逸幽雅的香氣,品味著“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”的詩意,梅花宛若仙人,在我腦海里定格下最美的遇見。

畢業分配回老家工作,初時租住在城西,附近的圓通寺已有數株梅花。春節前后到圓通寺賞梅成了保留節目。雪后初晴是最好時點。穿過彎曲幽深的小巷,沒到山寺門前就有淡香襲來。山寺正門,一株紅梅迎面而立,枝杈交錯,有花枝伸過門樓上的檐角,優雅如畫,多數花兒或仰或倚、或紅或粉,遠看像是一團烈火,完全鎮住了周邊的蕭瑟之氣,遙遙一望就足以融化一個冬季里凍結的思緒。成家后又和縣城西南的三峰寺成了近鄰。千年古剎三峰寺環境優雅、人文厚重,時常到此散步,聽晨鐘暮鼓,看滿目翠微,自可遠離世俗名利煩擾。寺內修竹茂林、花草繁盛,唯獨不見梅花,殊是遺憾。有時想著要是有幾株梅花,或是有一方小小的梅園多好。偶爾也會想起南漈山,想起陸放翁當年的境遇。

南漈山因陸游光臨賞梅而受世人仰羨。工作后,我去過南漈山。那時梅園還不成規模,梅樹的細枝勁節凌風挺立,有“疏影橫斜”之韻,無“寂寞無主”之愁。在喧囂的城市邊緣,一園梅花與世無爭,梅香依舊在,不復放翁愁。

三峰寺也曾得到過一位文化名人的垂青。

明崇禎七年(1634年),年過六旬的著名通俗文學家馮夢龍懷著從政濟世的抱負,從姑蘇魚米之鄉千里迢迢來到貧窮山縣壽寧任知縣。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仕途生涯。時值明朝末年,朝政腐敗昏暗,施政環境惡劣,馮夢龍初心不改,“一念為民之心唯天可鑒”,致力打造一片百姓安居樂業的凈土,短短四年任期中,減輕徭役、改革吏治、明斷訟案、革除弊習、整頓學風、興利除害,卓著政績被民眾銘記至今。

“縣在翠微處,浮家似錦棚。三峰南入幕,萬樹北遮城。地僻人難至,山多云易生。老梅標冷趣,我與爾同清。”馮夢龍《戴清亭》一詩工筆描繪了380多年前壽寧縣城風光,也留下了三峰寺的靚影。當年馮夢龍公暇之時常到三峰寺清賞吟詠,至今有跡可循。從三峰寺回望縣城,正北向的鎮武山下就是曾經的縣衙駐地。馮夢龍曾在縣衙私署旁的老梅樹下,為紀念“留心民瘼、清節如水”的前任縣令戴鏜修建了戴清亭,并寫下《戴清亭》一詩勉勵自己以戴鏜為鏡做一任愛民清官。在這“踞一郡最高之處”,日夜陪伴他的是這株冷趣盎然的老梅。芬芳在馮公夢境里的老梅,是這位文豪縣令留給山城最美的文化印記,也是邑人賦予這位深具為民情懷的主政者最詩意的墓志銘。

滄海桑田一瞬間。如今,山城沐浴著新時代之光,摘去貧困帽,繪就繁榮景,馮公夢龍昔日“垂白鬻孤孫”的憂思已成歷史記載。當年僻居城郊的三峰寺,已經處在鱗次櫛比的民居包圍之中,成為城市公園核心區,近十多年來新建的廟堂、夢龍書院里,新植了不少梅花。戴清亭也已遷建新址,只是少了那株老梅。夢里有梅寒宵至,不見當年詠梅人。馮公夢一般的愿望,永遠寄托在了那株相伴四年的老梅上,芳香了歷史,也啟迪了未來。

又值寒冬臘月,晴空萬里,蔚藍如眸。三峰寺、夢龍書院內寒梅綻放如火,芳香如故。循著梅香悠然走過的游客,今夜興許有梅入夢。  □ 葉家坤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? 足球彩票论坛彩客网 伦敦奥运会网球比分 湖南快乐10分 雷速体育直播手机版 河南快3 X雪缘园 皇冠即时指数 亿客隆彩票首页 2012中甲即时比分 棒球比分网网球淘汰规则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搜狐体育比分直播 雪缘网棒球比分直播 26选5 北京十一选五 陕西快乐十分 山东时时彩